項目建設
您當前所在位置是:生產經營 > 項目建設
電話那頭發生的故事
——渭化彬州乙二醇項目接保檢部工作側記
發布時間:2019-11-18     作者:孟力  來源:動力車間  瀏覽數:584   分享到:

立冬過后,渭化彬州乙二醇項目建設到了設備安裝沖刺的關鍵時期。為能夠了解到項目建設實況,11月13日,筆者來到了距離渭化本部二百公里外的彬州新民鎮。由于時間有限,又不想打攪到參戰人員的正常工作,我就計劃著利用下班的業余時間進行采訪。這次選擇的是為項目建設提供“糧草”的采供接保檢部,不都說“兵馬未動,糧草先行”嘛!還有個原因就是接保檢部里有人是我本部工作的老同事,邀約采訪相對方便,可沒想到的是電話撥通后……    

“我吃過飯了,到你宿舍聊會?”

“我中午從來就不回宿舍。”

“那你不吃飯?”

“就在廠區解決了。不說了,我去開安全工作會了。”

“開會?中午一點?”

——11月13日上午12時40分(電話那頭是接保檢部員工張銳)

 “你又失約,說好的晚上9點呢?”

“我剛把明天的工作安排好,這會正開車送劉子毅去小黃樓辦公室。”

“這么晚了,劉子毅不回宿舍,去辦公樓?”

——11月13日晚上21時許(電話那頭是接保檢部員工段俊峰)

 “哎,我在時辰包子店等你,怎么還沒見你到廠區的車過來?”

“哦,我們都已經到崗位了,正在安排出車呢。”

“這會7點剛過,你們不是8點才上班么?”

——11月14日清晨7點20分(電話那頭是接保檢部員工段俊峰)

這是我在彬州化工一天的時間里,和采供接保檢部兩個朋友的三次通話。帶著起初的不解,在隨后的采訪中,才讓我明白了電話那頭發生的故事。

64d0b8d3c5e7fddbb48414d03b3b1cd.jpg

張銳的一天

13日中午電話邀約未能如愿,晚上23時,在結束水汽車間員工的采訪后,我來到了德源酒店張銳的宿舍。

“本不想深夜打擾,可……”看著已經洗刷完畢準備休息的張銳,我充滿了歉意。

“能理解。”他的舍友武新祿給我開了門。

說起中午的通話,張銳解釋到,接保檢部的同事們午飯都是在廠區附近解決的。“中午時間太緊張,就沒回過宿舍。再說來貨了就可以隨時安排接收、理貨和卸車。今天又恰逢周三,是部門召開安全例會的日子。我是部門的安全員,為了不耽誤正常工作,就在午飯后組織大家開了個短會,也就是你給我打電話的那會。”

“能給我介紹一下你今天的工作么?”

“好,我就簡單說下。7:20到崗;7:25開始裝貨,即將2#鍋爐過熱器運送至現場;9:00,從廠前區裝一車鋼架板到3號鍋爐現場;11:00給西電公司裝卸貨一車;中午1點,參加部門安全會;2點,到廠前區再裝一車3號鍋爐的鋼架板到現場;3點半,西電到庫房領取安全閥緊固裝置……7點左右,騎摩托下班。”

“排的這么滿。你不是喜歡走路么?這么冷的天,還騎上摩托了。”“下了班就想著趕緊回去休息,是有一些冷,尤其遇到大風天,沒辦法,騎摩托能快些。晚上得早點睡,還要時刻注意半夜打來的電話。”

“半夜還會有人給你打電話?!”

“經常在半夜,會收到送貨司機的電話,主要是問路,尤其遇到修路的時候,每當電話把自己從睡夢中驚醒,就想發脾氣,但一看是司機電話,立馬就有了耐心,這也是咱工作的一部分么,所以……”

6eeda361c217b1ff2075c74a8a33525.jpg

一大早都去哪了?

14日早上,沒能坐上段俊峰的順風車。7點半,當我到達接保檢部后,這才發現二層小樓已空空如也。正琢磨著怎么辦時,遇到了剛剛從庫房早晨巡檢回來的接保檢主任陶文帝。

“人都去現場了,有的裝車,有的卸貨,還有的去施工單位防腐處倒運。”

“不是8點才上班么?”

“接保檢的人必須比其他部門的人早一些,得趕在施工單位來之前把貨送到現場,這樣他們到崗后就可以直接干活了,不然的話,還得等貨。這也是為了提高工作效率,尤其是現在工期這么緊。”

“你們每天都這么忙嗎?”

“可不,尤其從年初開始,項目部不允許施工單位在工地上防腐以免造成污染,要求他們必須有各自的防腐料場。這樣一來,我們在送一些設備時,就得先送防腐料場再倒運至現場,無形中就加大了一倍的工作量,但這是環保要求,必須無條件執行。”

“要說最忙的時候,莫過于上個月初2號堆場搬遷了。國慶長假后接項目部通知,要將2號堆場騰出建設事故水池,當時2號堆場放有材料757噸,設備1238噸,要將這些全部倒運至廠前區,談何容易!為了在不影響工程建設正常裝卸貨的情況下完成搬遷任務,我們只能在晚上加班,每天都在22點以后。同志們真的很辛苦。”

“聽段俊峰說,項目部給了一個月的時間,你們只用了12天!?”

“就是的。期間有幾天,陰雨綿綿,同志們穿著雨衣在堅持。說到這,你一定要把接保檢的小伙子們宣傳下,他們都很棒。由于人員緊缺,7個人干著十幾個人的工作量,每個人負擔都很重,例如段俊峰是調度員,總是第一個來最后一個走;張銳,除了負責鍋爐設備裝卸貨外,還兼任安全員;張小剛,主管整個項目的所有鋼件,還有王喆、豆立鵬……”

“7個人干著十幾個的工作?怎么可能!?”

“這就是接保檢的小伙子,如果按照分工,每個人工作都很難完成。所以我們有個不成文的規定,那就是每個人在完成自己工作后,都會去幫助和分擔當天工作較忙的同事。同樣,在自己忙不過來的時候,其他同事也會幫助自己。”

“要說工作強度,用豆立鵬的話說,他雖然從來沒有專門運動過,可每天在微信中的走路步數,都保持在18000步之上……”

d05567bf99b7bedf1cc66f18cb3d6ee.jpg

晚上住在廠里,不回宿舍?!

13日晚上21點和段俊峰通電話時,他正開車去廠里的辦公樓。送的人是劉子毅。晚上又不值班,為什么還要住在廠里?

劉子毅是采供部的采購員,主要任務是分計劃、做合同,聯系到貨,核對計劃等等。“白天,主要是核對供貨,對計劃等,需要跑腿簽字的文件特別多;一些招標標書、計劃合同的大量文字工作就放到了晚上……”終于逮住了沒有人打擾的空隙,我長話短說的采訪了子毅。

“難道沒給你分宿舍?”

“宿舍有,之所以來廠區,一是不會打攪到舍友;二是到了夜間廠區比較安靜,工作起來不容易出錯。特別是作計劃,你看,昨晚上就做了幾十條……”子毅指著他的筆記本電腦給我看。“有時一條計劃,就牽扯到七八個廠家。工作量特別大,只有加班才能完成。住在廠里還有一個好處,就是第二天上班不用匆匆趕路。”

    “接保檢部是項目建設時期最主要也是最忙碌的單位,也是一個臨時部門,等項目建成投產后,就該解散了”。離開彬州的時候,我又去了一趟接保檢部的會議室,特意拍下其墻上“團結協作,認真勤勉”的標語,它不僅僅是對接保檢人員的工作要求,也是乙二醇項目工地上建設者們的真實寫照。           


辽宁十一选五一定牛分布图